小小池荷

“谁说镜中的花不真/水里的月不温/美到深处怎会没有灵魂。”

作品:星
是年少时写的一个长篇,剧情过于狗血,有时候真想找个棺材板把自己盖起来……
故事的名字改过很多次,没有一个确定的全称,用“星”来暂且指代它
作者本人随着年纪增长,正致力于把狗血剧情合理化

时间轴:90%
cp:竹翡
是作者最偏心的cp!真香!可惜不是官配,be预警。
(官配是对话里提到的女孩子)
阿斯与狗不得嗑这对cp→ @阿斯巴苦 (否则他一定要拆掉我的官配了!警惕这个人!

这两个人设定上长得一模一样,只能从耳朵区分。但是由于作者画风不稳定,可能看起来不太像……
虽然是心有灵犀的双子,关系却非常微妙,介于貌合神离、勾心斗角与心照不宣的暗恋之间。要表现这种复杂矛盾的感情可真难

文字解释:
*剧透注意
P1-翡翠有了喜欢的姑娘。竹取露出的笑容不妙。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但是翡翠了解他。痛楚和难以置信,恶意和侵略性,骄傲与自尊心,一个微笑的后面藏着许多危险的情绪
通常来说,这是他发动进攻的前兆
P2-迟早会面临这样的情况,翡翠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神色平静地开口声明,因为任何一种表情都可能刺伤对方:
“我也是人。”不是你的附属,是和你一样的人。会有心动的瞬间,会喜欢上别人,甚至……会随时间推移,转移自己的喜欢。
你也一样,总有一天会改变现在的心意,不如现在放手
P3,4-竹取不能接受的不仅仅是“输掉”,更是那个女孩。世界上竟然有那种见鬼的能力,极端伟大又极端危险,一开始就在冥冥之中操控自己的命运。那“人”的自主意识真的存在吗?我们的争论还有意义吗?
这就是你钟情的对象。她身上有大问题,你要怎么办呢?
翡翠变了脸色。这是他的死穴。他为此发愁了很久,却解不开这个结

阿斯巴苦:

预售地址:淘宝链接


【全套特典抽送】

红心并蓝手(喜欢+推荐)本条LOF,可参与《REACH》的全套特典(一套明信片+封不觉诗号胶带+钱包+叹封马口铁徽章两枚+透明贴纸三张)抽奖~!限一个名额,本条热度过四百再加一个名额,以此类推。评论或转发本条LOF可提高中奖率!结果将由 @阿斯巴苦 私信到中奖本人,结果将于3.30日晚八点公布!

PS:如已经购买全套特典,可选择以下两种方案

①请私信LO主具体情况并在淘宝私信卖家发回等额红包

②随件附加一套特典

如只购买正本/其它周边,请私信LO主具体情况并淘宝私信卖家并发送中奖截图,届时全套特典会随正本/其它周边一同发放

如未购买,谢谢您的支持,届时请中奖的小可爱私信LO主详细信息,一次性写明收件人+电话+地址+邮编

抽奖真实有效


一宣链接:这里 (随一宣无料抽送结果公示:这里


【惊悚乐园/叹封】《REACH》终宣


P1-2 宣图

P3-5 实体预览/封面书脊封底预览/加硫酸纸后(硫酸纸起保护作用可取下)视觉效果


 【基本信息】

刊名:《REACH》

出品:EVE-前夕

原作基础:《惊悚乐园》(部分文章含微量《贩罪》相关)

内容:叹封(王叹之x封不觉)CP向

规格:A5

正本工艺:外封硫酸纸印花、内封300g铜版纸、内页80g道林米白胶版纸、线胶装订

字数:15w↑↓

页数:270p↑↓(含36p漫画)

特典:

同人本内容情书卡x1

王叹之、封不觉马口铁徽章x2

封不觉诗号和纸胶带x1

叹封cp图透明贴纸x1

封不觉单人布艺钱包x1

王叹之、封不觉单人明信片x2

 

【STAFF】

文:阿斯巴苦、花以儒 @花以儒 、暮火暗岩 @暮火暗岩 

漫:季知 @季知-機智-辣么帥氣 、雨月 @雨月 

Guest:黄绿 @一岁一枯荣 、姜葑 @姜葑先森  @姜葑的仓库 

作序人:东方梦 @请叫我希希 

校对:小小池荷 @小小池荷 

排版:梦幻微创四分钟、U+5F7B

特邀画手:蕾拉Leila@蕾拉、店长 @无境之居 

特邀手写:唐礼

 

【贩售相关】

正本:69RMB

全套特典:一套明信片(两张)+封不觉诗号胶带+钱包+叹封马口铁徽章两枚+透明贴纸三张(情书卡预售前50送,其它随机掉落,属非卖品,不包含于全套特典范围内)

包装默认4RMB

 

【特典相关】

全套特典原价:50RMB

单购全套特典仅需45RMB

已购正本随书购全套特典仅需42RMB

单卖可加购:

叹封明信片(两张) 5RMB一套

封不觉诗号胶带 9RMB一卷

钱包 15RMB一个

叹封马口铁徽章(两枚) 15RMB

透明贴纸(透明圆形直径5cm) 2RMB一张

不加购不单卖:

情书卡前50赠,其它随机掉落

 

【注意事项】

预售前10购全套特典仅需19RMB

预售前30购全套特典仅需29RMB

 

预售日期:三月二号

发货日期:三月底四月初

阿斯巴苦:

【无料抽送】

红心并蓝手(喜欢+推荐)本条LOF,可参与《REACH》的先行无料无料预览请戳这里抽奖~!共有20本,19份由喜欢推荐区抽取,1份由评论区抽取,中奖概率极高,且包邮!结果将由 @阿斯巴苦 @到中奖本人,结果将于2.9日晚八点公布!由于2.11日下午统一发件,所以请中奖的宝宝们尽快于2.11日中午12点前私信LO主详细信息一次性写明收件人+电话+地址+邮编哦!

PS:先行无料只是正本的小部分节选,并非是正本

《REACH》一宣宣图鸣谢:季知

 

【基本信息】

刊名:《REACH》

出品:EVE-前夕

原作基础:《惊悚乐园》(部分文章含微量《贩罪》相关)

内容:叹封(王叹之x封不觉)CP向

规格:A5

正本工艺:外封硫酸纸印花、内封300g铜版纸、内页80g道林米白胶版纸、线胶装订

字数:15w↑↓

页数:280p↑↓(含30p漫画)

特典:

同人本内容情书卡x1

王叹之、封不觉马口铁徽章x2

封不觉诗号和纸胶带x1

叹封cp图透明贴纸x1

封不觉单人布艺钱包x1

王叹之、封不觉单人明信片x2

 

【STAFF】

文:阿斯巴苦、花以儒 @花以儒 、暮火暗岩 @暮火暗岩 

漫:季知 @季知-機智-辣么帥氣 、雨月 @雨月 

Guest:黄绿 @一岁一枯荣 、姜葑 @姜葑先森  @姜葑的仓库 

作序人:东方梦 @请叫我希希 

校对:小小池荷 @小小池荷 

排版:阿四、U+5F7B

特邀画手:蕾拉Leila@蕾拉、店长 @无境之居 

特邀手写:唐礼

 

【贩售相关】

正本:69RMB

全套特典:一套明信片(两张)+封不觉诗号胶带+钱包+叹封马口铁徽章两枚+透明贴纸三张(情书卡预售前50送,其它随机掉落)

PS:特典价格及售卖方式会在终宣阐明

 

【后续相关】

终宣+预售日期:2月底3月初

发货日期:3月底

 

【文阵试阅】

 

花以儒-《死宅合租指南》

王叹之有时候会想,从那时候起,有什么就变得不一样了。他和封不觉之间的友谊就像上了发条的玩具汽车,从认识的时候开始就在拼命的往前跑。等到发条耗尽停在某个地方的时候,他偷偷给这辆车换上别的动力,让它跑的更快更远,根本拉不回来。

他有时候也会后悔,连包大人都能早早看出来的不对劲,他却一直没有半点察觉。而封不觉更像是一个极具耐心的捕猎者,从不开口提点他任何一句,安静的等着他某天幡然醒悟,咬饵上钩。

但他庆幸的是,至少这份需要他苦思冥想半天,全城乱跑一天,苦苦收拾半个小时的表白,最终并不是毫无用处。除了给阿萨斯当了回家的第一份玩具之外,它好歹起到了一点少女恋爱表白书里会出现的作用。

让表白与被表白的双方,当场心意疯长,溺入爱河。

 

暮火暗岩-《过时游戏》

他伸展开精神力的触须,这个动作在此时显得无比自然;他并未看到、而是“感知”到周遭发声的一切,他知道阿萨斯正站在桌子上嘶嘶地叫着炸毛、知道客厅里的扫地机器人正在第四次扫过门口走廊并漏过了同一片纸屑、知道楼下那对夫妇又在为了谁去刷碗的话题冷战。

他知道属于胚胎的意识被驱逐、被压进研究员的身体、正绝望地试图找回它所熟悉的感知;它唤醒了“封不觉”体内仍在潜伏期的SEED病毒,想要在这具身体上从无创生出属于它的器官和肢体;他知道那双敲打键盘的手指骨节正在寸寸伸展,肤色转为青灰;光滑柔韧的皮肤上毛发被细小的鳞片取代,鳞片间隙却不像“它”所预期的那样有着润滑的粘液而是渗出血来;就连血液也显得颜色更深、更冷,比起人们所熟悉的静脉血来多了一层朦胧的青紫色调。

在人类身体的后颈和肋下绽开鳃裂似的伤口,还没为形态变化做好准备的脆弱皮肤被撕碎;“它”受到“它”所不熟悉的痛觉神经回馈,隔着衣物去抓扯伤处的动作只给“它”增添了更多的混乱。

封不觉伸出精神的触须,轻而易举地掐灭了属于胚胎的,幼稚、慌张、恐惧着的意识。

他现在拥有两具身体的控制权。

 

阿斯巴苦-《欺诈艺术》(其它试阅地址1地址2

封不觉昂头看着广袤无垠的星空,竟感觉像要跟着斗转星移被吸进去一般。最开始,一种打心底翻涌而上的渺小感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绪,紧接着自我开始翻盘拉回人格意识。仿佛时间又回到了他们身处西班牙时那个灯火绚烂星夜瑰丽的夜晚,即使此刻不再有灯火,但倒映着天空的大片洁净水面仍把地面点燃了——水面上灯火般的斑斓星夜。纵使太阳和星月都冷了,群山和草木都衰尽了,这份光海还在记忆的深处,在任何可见和不可知的角落,温暖地燃烧着。

夜半时分金星Venues和木星Jupiter相会在同一轨道,呼吸着纯净的空气凭肉眼观赏整幅星空的移动,牧羊犬教堂周围到处盛开鲁冰花。

 

姜葑-《时光封尘》

时间正正好,不偏不倚地顿在某个缝隙间。高二的王叹之同学无意识地写下了一张小字条,掉在了自己的柜子里。

高三毕业收拾行李的时候封不觉开了柜门,把零零散散的书搬到箱内。王叹之提着早饭回到了403号宿舍,正巧看到字条卡在缝隙里,他悄悄抽出那张小方片,塞进了没填完的同学录里。

刚好叠在于他而言意义非常的某一页上。

封不觉把刚才看着的那本书放回了书架上,他向那张不谙世事的字条伸出手。王叹之却突然合上了同学录。封不觉脸上还挂着那个微妙的笑容,他完全侧过身来,正巧王叹之放下书册。

他们认识了二十四年,而八年前的某个契机让他们在一起了。现在他们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的体温,他们拥吻。

时间正好,他们也正好利用了每一个空隙。

一切都尘埃落定,没有人孤独终老,也没有人停留在原地。

 

另收录黄绿《封不觉的魔幻料理厨房》《段子合集》

阿斯巴苦:

P1-7 叹封本《Reach》先行无料的部分实物照片图,含封面、封底、目录、阵容、正本相关信息及文本漫画节选。

无料规格:B5大小共16P,外封200g铜版珠光彩印,内页黑白80g米黄道林,骑马钉装订。

《Reach》在一月中下旬会放一宣,届时该无料会随其进行抽奖活动,因为准备的比较多中奖率也挺高,欢迎宝贝们持续关注咯~!随手一个小爱心小蓝手下个幸运儿就是你?

P8 一个对照图,放本贩罪当参照物,侧面体现B5到底有多大……                      

法厄尔斯维克——1.深夜忽梦少年事

【北】

    每当下雪,斯特伦斯卡纳王宫暗红的宫殿就会变得寂静而空旷,只有机工体寥落的几星红光闪烁着。

    “啪啪,咯啦。”

    未来的小国王敲了敲刻着繁复的时钟与荆棘花纹的厚重木门。尽管他的权限几乎可以自由出入王宫的每一个角落,但在母后的寝宫还是恭敬些好。

    “渊,进来吧。”尽管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云霁王后的风姿却丝毫未减,冰蓝的长发流泻蜿蜒于地,披着绣有流云纹的织锦坐在壁炉边,怀中正抱着一个襁褓。

    “今天难得有时间过来呢,要不要抱抱你弟弟?”她露出淡淡的微笑。

    年仅四岁的云刻渊踌躇了一下,从门边慢慢挪过来,对着襁褓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接过来。

    壁炉的火映红了孩子的小脸。比起哥哥那和母亲如出一辙的秀美,弟弟长的更像父亲,继承了一头金发。

    怀里来自生命和血缘的温暖与屋外的冰天雪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云刻渊漠然的双眼里流露出一丝惊讶。他望着弟弟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睛,不由伸出手来,捏了捏婴儿的小脸。

    下一秒,逆着屋外冰雪透入的银光,云刻渊缓缓地弯起眼梢,一点一点地挑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寂静绝美的微笑,眼里淡蓝的雪色好像连时光也无声融化。

    那是云刻空唯一一次见到哥哥的笑容。

    那一眼便定了一生。


    云刻空睁开眼,望着空荡荡的天花板,久久回不过神来。

    “效果怎么样?这可是能让人梦到最美好的回忆的新产品,不错吧。”【情场魔女】讨厌的脸又映入眼帘,“你看起来爽翻了哎,梦到了什么?”

    云刻空立刻皱眉:“你给我下了什么?!”

    “只是一点新型致幻剂啦♡”

    “哼,看来王宫饮食的药物监控名单又该更新了。”

    “别这么小气嘛,新产品【SQ1084】我给你留了一份呢,也许你会想用在那♡位身上哦?”

    云刻空紧皱的眉终于略微舒展了些:“我不会再借助这么卑劣的手段。”

    他起身,慢慢踱步到窗边,望着朝阳宿雪下连绵肃穆的宫殿。

    时光苍茫,可惜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哥哥。

    还好你什么都不记得。

【东】

    永德三十七年,瀚洲,明宫。

    晏皇驾崩,举国茹素。

    彼时她一身素服,站在朱红的连鹊桥上,阳春三月,飘絮飞花,沉默地盯着自己新添的“弟弟”。

    彼时他风尘仆仆,破落不堪,妖冶的金瞳和铁青的鳞片闪着森然的寒光,躲在廊檐下,春光难近的地方。

    她歪着头问:“燕子,父皇死了,你想当皇帝吗?”

    他往后缩了缩,语调生涩嘶哑:“不要。”

    “……是呢。”少女点头沉吟,“朝堂上那群老家伙是绝对不会让一个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小笨蛋当皇帝啦,可他们也同样不想让一个女孩子去当皇帝。”

    她抬头,目光锐利如刀锋。

    “几个叔父都蠢蠢欲动,搅得整个朝廷风云暗涌,全然不管峥岷山脉的几脉兽人撕毁和约,趁机作乱,已经占据了泷江边的几座小镇……”

    “……他们……根本不把这个天下放在眼里!”

    金色的瞳孔无声明灭,映出少女飞扬的身姿。

    “燕子,你想当皇帝吗?”

    “不想。”

    “那好,那就我来。”少女执起他的手,强行把他拉出了黑暗,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他不由眯起了眼。

    她从衣袖中抽出一把骨匕,对着两人的手掌来了一刀,然后紧握彼此流血的手掌。

    “咱们歃血为盟!将来我继承帝位,定封你为大将军。一文一武,兼定天下!”


    “——我们一起,为瀚州创造一个骄阳盛世!”


    春花飞簌,千万的春光把她的黑发抹上金色的光晕。好像……母亲一样呢。

    对了,那时候也是,母亲一身红裙,茕茕孑立,凛冽的山风也是这样撩起她的金发,露出灿如烈阳的金瞳……

    ……远处,依稀有人哭喊着“不要——”。

    

    ……不想让那样的事情再发生。

    晏迟安想着,握住了少女的手。

    “……好。”


    晏迟安睁开眼,翻身坐起,睡眼惺忪地环视周围。

    军帐里还是他睡下时的样子,只是天色未亮,简陋的摆设只剩下轮廓依稀可辨。

    黑暗中,金色的兽瞳无声点亮。青鳞浮现,龙的血脉在血管中咆哮起来,视觉一下子大大增强。于是黑暗中的一切都清晰可见。

    帐篷里的用度并不豪华。除了他睡的这张床以外, 还有一张破旧的木桌,上面摊着行军地图。压着图角的是个酒坛和几只瓷碗,里面还有昨夜剩下的残酒。帐外,渐渐亮起的天光穿过帐帘的缝隙钻入帐中,映着碗中的酒清波盈盈。

    “……唉。”

    黑暗中响起悠长的叹息。

    是啊,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见到母亲妖冶火红的裙摆,修长葱白的手指托着斟满烈酒的青瓷碗,拖着散落的金发,坐在桌子上一饮而尽呢。

    不是黑暗掩藏了她的身影,而是她……不在了啊。


    晏迟安起身,掀起帐帘走了出去。

    不远处,晨光下连绵的军帐渐渐有了人声,大军正从沉睡中苏醒,准备着今天一早就拔营回师。

    而他的军帐上方,正挂着猩红色的帅旗,上书一“晏”字,笔画中正,气势内敛,却又透着一股凛冽的杀气,昭示着这支雄军的赫赫凶名。

    晏阳,我回来了,带着最初的誓言。

【南】

    斯沃德地,意为长夏之海。

    岛屿众多,贸易繁荣,海盗横行,民风彪悍。这一切导致这里的特产是……佣兵、弓箭手、盗贼、骗子等一切不光彩的行当。

    图里岛的一条幽暗的小巷里,瑞泽格尔盯上了今天的目标。

    那是个留着漆黑长发的美人,身材修长,头发散乱,染血的衣衫下露出一双姣好的长腿,形色匆忙慌慌张张地从巷子另一头跑来。

    “……嘿,来吧美人儿。”

    瑞泽守在小巷的尽头,悄悄地从腰带上抽出一把淬毒的匕首来。


    斯坦普斯的状态很不好。

    从【尽头】逃出来以后,他就受到了无穷无尽的追杀。

    尽管他从来不在乎生死,也不在乎时间的流逝,但是,从诞生之初就铭刻在灵魂深处的,对逃离的向往却让他近乎本能地疯狂逃跑,而不是静静地留在世界的尽头结束一生。

    逃。继续逃。

    从一个国度逃到另一个国度,从一个岛屿逃到另一个岛屿,从一条小巷逃到另一个小巷。每逃离一个旧的,就会进入一个新的,同样的结局不断重现,残忍地轮回着,永无止境。

    他仍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前跑着,期待着下一个未知的结局。

    近了。更近了。

    这条幽暗小巷眼看就到了尽头,这次会有所不同吗?

    尽头处的强光里,一只小巧的手无声地探了出来,捂住他的嘴,同时,一把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好吧,一成不变的命运里终于开出了另一种结局。他欣慰地想。


    斯坦普斯醒了,被闷醒的。

    斯沃德地的夜里并没有热到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程度,但是,身上还骑着一个人的话就另当别论。

    他无奈地睁开眼,看见瑞泽格尔正叉开腿坐在他肚子上,咬着一串肉吃。

    “……快点下来。”

    “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瑞泽不满地挥着油乎乎的手,在他衣服上蹭了蹭。

    斯坦普斯看着衣服上的油印子,脸色一黑,双手撑在瑞泽的胳膊下,轻轻松松地把他抱了起来,阻止了他的进一步攻势。

    “做梦了。”梦见我们的初遇。

    “开心。”梦里很开心,但是,能抱着现实中一个活生生的你,更开心。

【西】

    那是修·凡莱尔没饭吃的第二天傍晚。

    神志模糊,饥肠辘辘,戴着沉重锁链的手腕上,新添的伤口还在渗着血,在幽暗的房间里爆出星星点点的魔力的光芒。

    塔其布里王国,为魔法的明光所笼罩。

    但是,有光的地方必有暗,“魔法的明光”背后,也拖着长长的、沉重的阴影。

    比如说,有的大魔法师因为封印等原因,意外失去了魔力,徒有魔力运转的高明方法,却没有魔力,这时,他们就可以去黑市购买“别人的魔力”的结晶。

    这就导致,塔其布里境内,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从抓捕有强大魔力的孩子,到取血制作魔力结晶,再到销售,魔法的黑暗汲取着孩子们的绝望生长。


    修·凡莱尔从很小的时候就被抓进来了。

    他的魔力属性,是罕见的水火双属性,极受黑市的欢迎,却给他带来了深重的痛苦。

    每天割腕放血的日子里,为了防止他逃跑,别说接触魔法,有时连饭也没有。

    从那以后,他的人生再无明光。


    好饿啊……什么时候,能一次性把这一生的魔力都流完就好了。修眨了眨眼,漠然地想。

    漆黑的囚室里只有漏水的天花板发出的嘀嗒声。


    修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每个细节。

    囚室的门开了,同样黑暗的走廊上,裹着黑袍的男人推进来另一个捆住双手的男孩,就重重地关上门走了。

    疲惫地趴在地上的他和不得不趴着地上动弹不得的他打了个对眼。

    令人惊讶的是,他碧绿的眼睛居然在一片漆黑的囚室里闪着光,好像极夜的天空忽然亮起一颗翡翠色的星星。

    ……是魔法吗?修混乱的神志里闪过一句疑问。

    少年见他盯着自己,眼角上挑,狡黠一笑:“是魔法哟。”语调欢快,完全不像个囚徒。

    而修只是淡淡地看着他。这样的孩子他见多了,刚进来时雄心勃勃地想要反抗,后来,他们要么像他一样,在绝望中麻木了,要么就因为反抗过于激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嘿,奇迹降临却不敢相信吗?”少年笑着,轻轻松松地挣开绳子爬了起来,打了个响指,用歌谣般的语调咏道,“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他的手指上突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把整个房间都映亮了。

    修呆呆地瞪大眼睛,望着他人生中的第一缕光。

    “你,你的……”

    “我的绳子?那只是用魔法扭曲了光线,欺骗眼睛的啦。”少年笑着摆摆手。

    “不……”不是,是头发。

    少年有一头耀眼得令人目眩的金发。之前在黑暗里看不出来,现在,金色的发丝在光的映衬下熠熠生辉,明亮而温暖,连他眼中的星光也显得逊色。

    因为,那是太阳的光啊。

    那天,魔法的光芒映在他的眼里,而太阳的光芒照亮了他的心。


    “好啦,虽然很想多享受一会你那崇拜的目光,不过时间很紧迫,我就直截了当地问你吧。”少年一边说着,一边解他身上的锁链。

    “愿意跟我走吗?”

    “跟着我的话,你可以身居高位。但是,高处不胜寒,上面的风挺大的哦。”少年扶起他,伸手指了指自己,又指指门。

    “如果你不愿意呢,就出去吧,去往外面的另一个世界,过着悠闲或忙碌的日子,在清晨听着街巷中车马的喧嚣声醒来,在夕阳的霞光中推开窗户,就会看见邻居家袅袅的炊烟。每一次日升日落,都活得平凡而自由。”

    “选择的权力交给你了,选我还是选自由,未来的命运如何,做出你自己的决定吧。”


    修没什么可犹豫的。

    他跌跌撞撞地扑上去,拥抱了金发的少年。

    少年则以温暖的怀抱回应了他,鼻息近近地喷在他耳边:“乖,跟我定下契约,成为魔法少年吧。”


    “……咦?”

    “殿下?”

    “呀,修,没想到当初的黑历史你到现在还记得那么清楚呢。嘿,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挺光明啊?”

    “……殿下!您在看什么!!”

    “害羞了?”夏格尔·不纳卡斯端起精致的镀金茶杯,抿了一口红,笑盈盈地看他。

    “您您您刚才给我喝的魔药就是干这个的?!”

    “精神系与光系魔药,专门窥探别人的梦境。我打算叫它【脑中☆之洞】。”

    “这是哪来的脑洞啊!”修无语地扶额。

    “您今天的政务处理完了吗?该出席的会议出席了吗?作为王位继承人的责任与担当呢?!”他一边说着,一边念了句短促的咒文,对着正要施展光魔法溜走的夏格尔比划了一下,用冰冻住了他的膝盖,强行把他拖向堆满文件的书桌。


    “神说要——啊——”

    今天的王宫里也回荡着夏格尔的咒文与哀嚎。


    修·凡莱尔看着侍立在一旁,看着好不容易被他摁到桌子前,正愁眉苦脸地看文件的王子殿下,勾起嘴角,笑着在心里默默地补上了他未念完的咒文:

    神说,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你。


TBC.

终于炖熟了一章……连婶子都在饥寒交迫中亲自下河摸鱼、割腿炖肉了,郭哥你背着我偷偷开新坑现在也显得特别合情合理了……

看完这篇文你应该看出来了,南、北都是亲生儿子,好写,所以字数都少。东、西那是充话费送的不会写,所以只好四处胡扯,字数反而多(。不过,无论如何我还是胡扯出来了嘛♡

我写完后想了想发现,法最大的硬伤在于,角色太多。东西南北四个国家,四套风土人情,每套对应了至少2个人物,他们有各自的出身、发展和交集,等到打开通道,四国开始互有功伐权谋倾轧的时候就更乱了,咱们的语言表达能力又怎么挫,读者怎么可能记得住……这是要逼死读者的节奏啊!

所以,指望陌生读者看明白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了,咱们以后就努力地自娱自乐吧……

2015.5